位置: 主页 > X阅生活 >重症医师的沉痛告白!预立医疗决定,临终别让家人承受压力 >
  • 重症医师的沉痛告白!预立医疗决定,临终别让家人承受压力

    2020-05-23

    「我不希望我的儿子,在面对医疗抉择时,要承担我现在看到的家属压力。」嘉义大林慈济医院内科加护病房主治医师陈易宏表示,在临床时常遇到重症患者无法表达意愿或事前未做好决定,以至于医疗决定的责任和压力,都落在家属身上。

    为了不让自己的家人和孩子,未来也面临同样的窘境,陈易宏医师与太太日前相偕签署「预立医疗决定书」。

    身为内科加护病房的重症医师,陈易宏医师很常询问家属,患者曾表明想或不想怎幺做吗?得到的回覆大多是「没有说过」,只有少数的重症患者曾清楚表达「我不要气切,也不要插管」。

    他进一步指出,随着科技进展,三、五十年前慢慢有加护病房和重症的照护,然而,对于人权、尊严的提升,似乎没有跟上科技的脚步。

    「维持失智症、重度昏迷等这些病人生命所需的医疗,当病人意识清楚的时候,他有权利拒绝,为什幺意识不清就没有权利了呢?病人在还没插管之前可以拒绝,插管之后为什幺就没有权利拒绝了呢?」这个问题,让他几度思考着。

    当过往的「安宁缓和医疗条例」和当今的《病人自主权利法》问世后,陈易宏医师意识到人性的尊严和人文,正在日渐进步,是被实现的。他指出,加护病房正是预立医疗执行的最前线,而平日在临床上所遇到的问题,驱使他有强烈的意愿来接受预立医疗照护谘询门诊。

    「有没有什幺保障,在我没有办法享受生命的价值的时候,不要再无谓地去维持我的生命?」陈易宏医师与太太结婚以来,太太一直问着这样的问题。

    陈易宏医师说明,太太是一个非常独立自主的人,总认为生命的价值高于生命的本身,生命的体验高于生命本身,当一个人没有办法再享受音乐、文学、大自然,无法感受风吹过身上的感觉、闻到花草的香气,她觉得生命是没有价值的。因此,当《病人自主权利法》在今年上路,太太也就赶紧一起签署。

    总是看着许多患者病情没有好转,而家属陷入两难的那种心情焦虑、不安、挣扎,陈易宏医师不希望儿子将来在面对医疗抉择的时候,也要承担这些压力,他表示,签署「预立医疗决定书」对自己、家人、孩子是最好的遗嘱。

    医疗医师生命易宏重症权利家属太太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